Tuesday, January 17, 2017

Passenger,一月。


I'm Mike (全名: Mike Rosenberg), aka Passenger, 他说。

演唱会才开始,他就先开了自己玩笑。像是解释Passenger其实不是个band; 还有他只有一首耳熟能详的歌, 叫Let Her Go, 很多人误以为是Let It Go。整场表演他都很积极与幽默地向观众互动。也好,因为他真的几乎没有一首比较不悲哀的歌。可能是怕观众闷坏了, 有时候歌唱到一半他会忽然的互动把观众逗笑,下一秒又认真的沧桑起来,让人哭笑不得。

开场的第一首歌,三把白灯光加上另两把蓝灯光同时照射在他身上,如同演唱会的宣传海报。整场演唱会,他一枝独秀。约一小时半的短暂演出,他已显得有点疲倦。难得来新加坡,我们都想他多唱几首歌啊。

爆红前他一直都过着在街头卖艺的生活,遇见不少人,偶尔还会被警察追赶,那时候他是别人的passenger。

而现在他已背着吉他去过许多从没去过的地方巡回演唱,成为那个会说故事给我们听的Passenger。

最喜欢演唱会中的第四首歌 - Travelling Alone,这首歌有着两个爱情故事,各分为歌词的前后半段:

(1) 一对澳洲夫妻决定了要一起去旅行后开始存钱,终于等到孩子长大了,钱也存够了,不料妻子却患了重病逝去。She left him travelling alone, 老丈夫最后还是勇敢地一个人来到了丹麦的哥本哈根。

写完歌的前半段,Mike一直找不到灵感完成下一半段,直到碰到她。

(2) 那时候她一听到Mike开口唱歌时就哭了。男友因为一个年轻女子结束了与她十年的感情。她很爱她,就像歌词写着loved him to his bones。然而he left her travelling alone。

虽然两段歌词的人与事没有连接,彼此互不相识,但把它们放在同一首歌就显得非常有意思。不晓得两方主角最后有没有发现这首属于他们的歌。

副歌歌词不断缠绕着爱人离开后留下独自一个人寂寞的安静。

唱完这首歌后,他继续演唱了首The Sound of Silence。两首歌的氛围很贴近。

这次的演唱会后遗症就是在单曲循环这首歌。

Friday, January 6, 2017

Star star - The Swell Season

那次旅行,刚好遇上Glen Hansard在巴黎有个音乐会。
抱着“反正都来到了欧洲,那就.....”的心情,冲动的想直接飞过去巴黎一趟,就为了场音乐会。

老调重弹地又搬出Glen Hansard & Markéta Irglová,特别喜爱俩人以The Swell Season的组合身份来表演,还可以听到习惯当主唱的Glen Hansard卸下主key的部分,为Markéta Irglová合音伴唱。


很可惜就算是在电影《Once》还是真实生活中,他们的感情最后没有维持下去。

爱情需要冲动,旅行也是。
那次旅行我最后没有飞向巴黎,有冲动却没有本钱。

只是沿途一直单曲循环这首歌:

Friday, December 16, 2016

蔡健雅,12月。


唱《达尔文》前,她有些许感触:

我们渴望的世界一切从自己开始。我们是什么样的人世界就会是什么样子。
而我深信,我们 = 爱。And love is equal。

就像歌词里:进化成更好的人。


演唱会那天(12月10日)刚好是国际人权日,眼看台下的观众都站起身来一起合唱最后一首安可曲《Beautiful Love》,将整个场面渲染得很有爱。

这一刻,我才觉得这场演唱会,值了。原来我在等的是这瞬间的鸡皮疙瘩。


她说别人总爱听她的情歌,可是身为一个音乐人,得不断开拓自己,尝试新的曲风,突破后再重整自己。所以那时候写了首可能不是大家最爱的《Goodbye & Hello》。

当时很想对她说,这首歌我很爱。也很意外她会在演唱会上演绎这首歌。


演唱会前半段都在演绎近几张专辑的新歌,曲风偏向电子加流行的模式,整个舞台设计灯光弄得非常璀璨,很符合演唱会主题- 列穆尼亚Lemuria。

虽然歌手努力尝试新风格的创作精神很值得表扬,可是看得出大家还是比较期待那个会弹吉他的蔡健雅。

最后,想分享一首躲在专辑《天使与魔鬼的对话》里很不起眼的歌曲: